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啓明1158笔趣-一千一百九十六 禁止蜀錦貿易相伴

啓明1158
小說推薦啓明1158启明1158
柴元明的表态意味着财政部并不支持当下就发动入蜀作战,这是很重要的表态。
而对此,苏咏霖持一样的态度。
花钱的地方太多,川蜀一旦拿下花钱的地方会更多,会给明国的财政带来巨大的负担,苏咏霖并不想这样做。
而且现在南下,吴璘的抵抗会非常激烈,若是能用特殊手段削弱吴璘的抵抗力量或者干脆摧毁吴璘的抵抗力量,岂不更妙?
“这个我是知道的。”
苏咏霖点了点头:“现在进攻川蜀当然不明智,而且我们也没有必要现在动兵,川蜀是困龙之局,只要打不出来,他们会自己把自己困死,只需要断绝蜀地内外商路,效果不会比直接动兵差。”
“断绝商路?那……蜀锦呢?”
柴元明开口道:“蜀地最有名气的除了一些茶叶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蜀锦了,而且很多番邦客商所需要的也是蜀锦,如今正是我们掌控市舶司的时候,若是停止蜀锦供应,恐怕不太合适吧?”
这就是最重要的破局之点。
这就是苏咏霖的目的。
世界级歌神
“要不然呢?这种情况下,财政部进入蜀地接收蜀锦织造庄子的可能性已经没有了,继续和他们做生意,只是资敌而已。”
苏咏霖摇头:“番邦要蜀锦,就告诉他们现在没货,用别的顶替一阵子,等咱们腾出手来收拾掉川蜀之地,再给他们蜀锦,好货不怕晚,蜀锦他们做不出来,必须要买我们的。”
“明白。”
柴元明想想,又问道:“那么现在关中、河西和川蜀商人之间茶马贸易……”
“一时会有些损失,但是我们底子厚实,他们底子薄,坚持不了多久,这部分贸易损失终究是个小数字,牵扯到一些人的话,让他们打报告上交财政部,财政部派专员前往核实,而后由朝廷酌情弥补,前后时间不会很长。”
“明白了。”
柴元明没有再多说什么。
就关中那种规模的商业贸易,对财政部来说确实只是一个小数字,算不得什么要紧的事情。
打一场全面战争当然要把财政部搞到元气大伤,但是只是一场小规模的经济战争,财政部扛得住。
打经济战看的就是谁的血条厚实,或者谁有更多的补血渠道,这一点大明有很多,还有极其广阔深厚的农业基本盘作为蓄水池。
而川蜀却没有什么。
他们有的只是虚假繁荣的商品经济,一旦被封锁经济通道,蜀地商品卖不出去了,蜀地民怨沸腾,能搞死他们。
对于江南伪商品经济的脆弱性,柴元明这个财政部二把手是非常了解的。
几年前为了戳破这种虚假繁荣给农业生产带来的问题,大明也经历过一次不大不小的经济危机。
好在这些都是过去式了。
眼下大明已经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大明的经济基本盘已经稳固且十分厚实,任何国家想和大明搞经济作战,面对大明庞大的农业基本盘那都是有心无力。
就眼下川蜀之地的经济形势,就算是诸葛亮再世,如果蜀锦贸易被封锁,他也找不到破局之法。
当年面对着刘备死后季汉损失惨重元气大伤的局面,诸葛亮说了一句话【今民困国虚,决敌之资,唯仰锦耳】。
蜀锦是三国之中的硬通货,不管是魏国还是吴国,他们的统治阶级对于蜀锦的渴求是非常庞大并且无法抑制的。
高官显贵们需要蜀锦装点门面彰显身份,需要用蜀锦来体现自己与他人的不同,需要蜀锦做衣服做被褥做披风做一切,甚至蜀锦也能当钱来用。
曹丕甚至为此专门下诏劝诫官员不要购买蜀锦,说这样做就是在资敌,就是在危害国家利益。
但是一点用也没有。
士族高门和地方豪强为了彰显身份、满足自己的欲望,对蜀锦这种高档硬通货该买还是买,曹丕越是劝阻,他们买的越快活。
反正死的也不是他们的人,天塌下来也不能阻止他们用蜀锦装逼。
西瓜切一半 小說
靠着蜀锦,诸葛亮打了一场漂亮堪称奇迹般的经济仗。
他直接把季汉的直百钱和蜀锦挂钩,规定任何人和团体都只能用直百钱购买蜀锦,由此稳定了直百钱的面值,给了市场以庞大的信心。
直百钱在刘备去世之前是以刘备本人和季汉政府的信誉作为支撑的,否则一枚直百钱只有四五枚五铢钱的重量,无论如何也无法当做一百枚五铢钱来使用。
刘备死后,直百钱信誉大跌,几乎不能使用,季汉政府财政顿时陷入枯竭的境地,而在这危难时刻,诸葛亮这一手稳住了直百钱作为一种信用货币的存在,直接扭转了季汉濒危的财政局面。
蜀锦和直百钱挂钩,要买蜀锦必须要用直百钱。
吴魏两国怎么获得直百钱?
用一百枚足色五铢钱或者一百枚五铢钱等值的季汉政府认可的货物来换。
每交换一枚直百钱,季汉政府含泪血赚九十六枚五铢钱。
这不仅稳住了当时季汉政府岌岌可危的统治地位,还为之后南征孟获、北伐关中奠定了经济基础。
经济稳定了,诸葛亮手中有钱了,那么季汉这个政权就稳定了。
因为吴魏两国统治阶级对蜀锦的渴求而使得堪称战略物资的蜀锦不能被封锁贸易,所以曹魏没能成功打击季汉的经济,也无法困死季汉,反而还在連年征戰中不断爲季汉输血,可谓资敌界的表率。
季汉直百钱不仅在季汉国内流通使用,在曹魏和孙吴国内也是响当当的通行货币,三国之间因此实现了货币的流通,季汉噶韭菜噶的不要太快活。
诸葛亮凭什么能用一州之力抗衡曹魏甚至还能反攻五次?
因为他真的有钱。
他的钱哪里来的?
大部分都是曹魏给的。
等于曹魏花钱请诸葛亮来攻打自己。
我打我!
谁能做到?
苏咏霖举起双手投降,放弃这方面的竞争,退出这方面的赛道。
因为他是真的做不到。
他的政权对蜀锦无感。
之前有限度的做蜀锦生意主要还是想要在南宋和西夏、草原之间当二道贩子。
西夏和草原上的贵族们喜歡蜀锦,需要蜀锦来装点门面,在其他贵族面前给自己撑面子。
明国垄断了双方商路,当然也想进一步做中间商,赚个差价,所以才搞起了这个贸易。
而整个中都朝廷内部除了完颜亮时期积攒下来的蜀锦之外,整个六年都没有购进过哪怕一匹蜀锦来用。
苏咏霖本来想用蜀锦给赵惜蕊做几身衣裳,也被赵惜蕊用【大明刚刚建立需要勤俭节约】为理由拒绝了,那之后蜀锦就更没有什么卵用了,全被苏咏霖卖给草原部落换马匹去了。
明廷目前对蜀锦的定义是可以赚钱的东西,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多的想法,朝廷的任何官方行动也没有使用到蜀锦的地方。
说到底,喜欢蜀锦的统治阶层被苏咏霖成规模的消灭掉了。
而苏咏霖猜测,川蜀官员之所以敢于拥立一个皇帝公开和明国还有江南国对着干,除了对临安朝廷背叛宋皇室的愤慨以及恐惧,接下来的依仗估计就是蜀锦的生产和拥有。
他们估计也是知道当年诸葛亮靠着蜀锦赚军费干曹魏的故事,所以觉得只要掌握了蜀锦的生产和销售,不怕不能拿捏明国和江南国。
蜀锦贸易只要继续做下去,他们必然不会担心没有钱用,而只要有钱用,他们就能继续为所欲为,可以继续练兵、征战。
但是如果蜀锦贸易被断绝呢?
如果整个川蜀的贸易都被断绝呢?
会有人代替苏咏霖收拾这个莫名其妙的蜀宋政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