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第1879章ฅ՞•ﻌ•՞ฅ王城羅德爾閲讀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咔嗒!
咔嗒!咔嗒!
王城罗德尔,在黄金树底下的艾尔登王座之前,一名右肩上扛着用大古龙爪削制而成的狰狞龙爪战斧、左右持同样由大古龙抓削制而成的龙爪盾,身上穿着如同由一根根龙的肋骨组成、上面满是龙之百相的异形龙凯,头上戴着一顶同样的异形龙盔,甚至就连战马都是类似装束, 看起来显得极为狰狞可怖的龙装大树守卫缓缓地策马,以那种可怕且气势摄人的姿态走到了那空空荡荡的王座之前十余步并站定。
“……”
他是龙装大树守卫,是黄金树的骑士,所以,他有资格骑马来到这里,来到王座之前觐见黄金树或者是那个至今仍旧无人称王的艾尔登王座!
而此时, 那王座空无一人,就只有一个王冠放在那里, 而在这个王座王庭的周围,则是那一排排一动不动并正持枪站立,身穿金甲手持金盾的罗德尔骑士。
那些骑士和他们大树守卫们不同,他们是隶属于王城的黄金骑士,一直作为王城的精锐守卫着这座王城,当然,也自然包括了黄金树。
而他们头顶戴着的那代表黄金树守护者荣耀的树冠顶以及手持的黄金大盾、左胸前徽章上绘有着黄金树的图案,就是最好的明证。
不过,那些事情就并不重要……
“……”
接着,骑在马背上的龙装大树守卫先是看了看左右的那些罗德尔骑士,然后再看看前边的那个空荡荡的王座,最后又抬头瞻仰了一番仍旧巨大岿巍的黄金树, 发现它的光芒仍旧是那样暗淡之后,他才缓缓地低下头,在心底下叹了一口气。
“报!”
“龙装大树守卫,前来求见赐福王!”
接着, 他也不下马, 直接大声地朝着那个空荡荡的王座中气十足地大声喊了起来。
赐福王蒙葛特,是他们王城罗德尔的英雄和救世主,想当年,在碎星将军拉塔恩率领联合起来的叛军攻打王城,并眼看就要攻入城墙的时候,就是赐福王蒙葛特率领大军来援,并以赐福王蒙葛特的名义统率王城上下,一举击退了那个最强半神拉塔恩的攻击守护住了王城和黄金树树!
从那之后,赐福王就一直镇守在黄金树的底下,为王城的稳定立下了汗马功劳并广受王城罗德尔上下军民们拥护和爱戴。
不过……
这些年来,龙装大树守卫也隐隐听说过一个个禁忌的传言……
有人说,他们的那位‘赐福王’其实是‘恶兆王’,说蒙葛特是在黄金树王室蒙受诅咒而生的恶兆之子,原是被偷偷丢弃王城的地底,受到终身幽禁的存在,所以,才一直不敢露面?
而平时,那个统御黑夜骑兵的恶兆妖鬼玛尔基斯,其实是‘恶兆王’蒙葛特控制的分身?
甚至,还有传言说, 那个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的‘鲜血君王’蒙格,其实就跟他们的‘赐福王’蒙葛特一样,同样是黄金树王室的恶兆双生子之一?
对此,龙装大树守卫虽然一直有些嗤之以鼻,不太愿意相信受他们拥戴和尊敬的赐福王会是那样的一个被诅咒的污秽存在。
但是……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心底就总是忍不住隐隐有些怀疑?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的,他们的赐福王蒙葛特,确实是从未在任何人的面前显露过真容……甚至别说是他了,即便是此时在周围站岗执勤的那一排排守卫在王座这里的罗德尔骑士们,也同样都没有见过赐福王。
事实上,如果有心人去调查一番的话,就不难发现:除了那些黑夜骑兵以及那个在外活动的恶兆妖鬼马尔基特之外,整个王城里的军民,似乎就真的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幸见到过他们的那位赐福王蒙葛特?
或许,也正因为那样,在王城阴暗角落里,才会传出那些恶毒以及诽谤的流言?
如果可以的话,龙装大树守卫可真的想去建议他们的那位赐福王公开露一次面,哪怕仅仅只有一次也好,那样一来,也能让那些卑鄙者哑口无言!
只可惜……
就如同这一次他来这里觐见一样,那个王座仍旧是空荡荡的,跟这些年里的无数次一样,他们的那位赐福王仍旧是不肯露面,仍旧顽固地保持着那份连他们这种王城最核心的守卫高层也都不知道的秘密,仍旧躲在黄金树的通道里边,也不知道是在做些什么。
“……”
对此,龙装大树守卫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微微地低下头去,不再去直视那个位于黄金树下的艾尔登王座,并耐心地等着赐福王的回复。
“唔,是你啊……”
“来到王座,何事之有?”
“说吧……”
只等了一会,和往常无数次一样,在艾尔登王座的背后,在那台阶之上,在那深邃的,只有艾尔登之王才有资格进入的黄金树通道里,便终于传出来了他们的哪位赐福王蒙葛特那嘶哑浑厚的声音。
“赐福王!”
“南方传来了新的消息!”
听到那个声音,龙装大树守卫一个激灵,然后赶忙翻身下马,然后半膝下跪行礼的同时,不忘大声地说着。
“噢……”
“南方啊……”
“南方的话……”
“是关于那些个不受赐福,被野心之火摆弄的褪色者……还是那个篡夺王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风暴与火焰’的小女孩?”
赐福王蒙葛特的声音幽幽地从黄金树的入口,从那王座背后的台阶之上传了出来。
“……”
这时,龙装大树守卫大胆地抬头朝着那个台阶之上看了一眼,只可惜,他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甚至连对方的影子或者是轮廓也都没有看到。
“王上!”
“是来自盖利德的消息!”
“黑夜骑兵刚刚回报,红狮子城的碎星将军拉塔恩被人从猩红腐败的疯狂中救治回来了,现在红狮子城正在举行持续七日的大型庆典!”
龙装大树守卫不敢有所隐瞒,直接将他刚刚收到的那份重要的情报大声地汇报了出来,并等着他们的哪位赐福王的反应。
“!!”
“这不可能!”
“绝不可能!!”
果不其然,下一秒,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赐福王的那惊讶、意外和如同愤怒一般的失态咆哮声。
但幸好,赐福王很快就控制住了情绪,声音也渐渐地平复了下去。
“猩红腐败……”
“那是连黄金树的赐福都没法治愈的存在,受到女武神玛莲妮亚那腐败之花绽放而污染的拉塔恩将军,又怎么可能会被治愈?”
“那绝不可能!”
台阶之上,那黄金树内部入口处,赐福王蒙葛特的声音虽然努力保持着镇定,但是,谁都听得出来,跟一开始时的不急不缓不同,现在显得有些暴躁和愤怒,但是,即便是那样,他也仍旧没有要走下台阶来并现身的意思。
“事实上…..”
“王上!”
“不仅仅是碎星将军拉塔恩被治愈了,就连……连雷亚卢卡利亚魔法学院的那个卡利亚王室的满月女王蕾娜拉,她似乎也恢复正常并出现在了红狮子城的庆典上。”
看到他们的那位赐福王似乎有些歇斯底里,不得已,龙装大树守卫便赶忙将另一条重要的劲爆消息给说了出来。
“!!”
“满月女王蕾娜拉?”
“她!”
“她也恢复正常了?”
“这……”
王 禪
果不其然,听到这一条同样劲爆的消息后,被王炸了两次的赐福王蒙葛特竟难得地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并许久都没有再传出任何声音,也不知道是在思虑些什么。
“说下去!”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在场的罗德尔骑士们都凝神屏息侧耳倾听的时候,实在想不通缘由的赐福王蒙葛特又开口了。
“是!”
“王上,据传……”
“碎星将军拉塔恩的猩红腐败,是被那个宁姆格福的新君王,也就是那个史东薇尔城的‘风暴与火焰’的女王安妮·哈斯塔给治愈的!”
“还有……”
“雷亚卢卡利亚魔法学院里,也有辉石法师从结界内冒险向王城传递了情报,说是……”
“满月女王蕾娜拉也是在那个小女孩君王的帮助下苏醒过来的。”
“还有!”
“卡利亚王室和史东薇尔城结缔了某种盟约!”
“再加上现在的红狮子城和之前不久被史东薇尔打下的摩恩城…….”
“到目前为止,已经基本可以确定的是:卡利亚王室、利耶尼亚地区、雷亚卢卡利亚魔法学院以及盖利德的红狮子城,现在都已经以某种方式,被宁姆格福的史东薇尔城新君王给联合到了一起!”
“王上……”
“交界地的五块大陆中的三块,那超过一半的土地,而且还是最富饶和相对完整的地区,已经全都落入了那个‘风暴与火焰’安妮女王手中了!”
“更可怕的是……”
“眼下通往王城的道路,已经被对方打开了,他们随时可以率领联军再一次抵达罗德尔的城墙之下!”
这,才是让龙装大树守卫最为揪心和忐忑的。
要知道,当年,仅仅是盖利德的红狮子城联军,就打得王城罗德尔差点陷落,而现在,大半个交界地,而且还包括了卡利亚王室和魔法学院的力量都在不知不觉间被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女孩女王给收到了麾下,天知道等到那下一次王城大战拉开的时候,等待他们罗德尔的,又将会是什么?
“……”
龙装大树守卫说完后,许久,隐藏在黄金树入口里边的赐福王蒙葛特都没有说话。
很显然,他似乎也被那一条条的震撼信息给惊到了。
“去!”
“传令下去!”
“即日起,王城罗德尔提高戒备等级,派重兵前往迪可达斯大升降机!”
“另!”
“派出探马往利耶尼亚、宁姆格福和盖利德等地区进行全面调查,务必给我盯紧魔法学院、卡利亚王室、红狮子城以及史东薇尔的一举一动!”
“特别是那个史东薇尔城,不得有误!”
最终,赐福王蒙葛特就还是开口了,并斩钉截铁地说着,下达了一个相对保守的指令。
“!!”
“是!”
“遵命!!”
龙装大树守卫不敢怠慢,赶忙大声应了下来。
然后,他抬起了头,再一次朝着那空荡荡的王座以及王座背后的那黄金树台阶通道看去。
当发现他们的那位赐福王得知了这种重大的情报可却仍旧没有要出现的意思后,他便不由得沮丧地在心底下叹了一声,接着站了起来并转身跨上了他的龙装战马,快步向王庭外策马而去。
“……”
“……”
“……”
在他的身后,那些身着金甲的罗德尔骑士隐晦地交流了一番眼神,然后再看了看那王座后的通道。
但最后,他们就仍旧是什么话都不敢说,只是将刚刚的事情暗自记在各自的心底,然后继续在王庭的四周,在他们的岗位上默默地站着。
……
而此时,某个糟心的小女孩并不知道远在黄金树底下的王城罗德尔,已经有人开始在注意她了。
当然,知道也没用,因为,她正在某条带路的狗狗的引领下,没有怎么费劲,就顺利地来到了宁姆格福的地底世界,来到了那所谓永恒之城‘诺克隆恩’所处的希芙拉河井底。
“呼!”
“安妮女王,我们到了。”
“从这里往北,就是那个永恒之城‘诺克隆恩’!”
“往西,越过那无底深渊和地下暗河,就能到据说是鲜血君王‘蒙格’盘踞的灵庙,那个家伙很强,您最好是不要随便过去招惹他,虽然我知道,您肯定是有办法过去……”
“而东北方向,有很多的祭坛,还有出井口,鉴于您会传送法术,想必就一定能轻易回去的,不会依赖那种东西,对吧?”
说着,狼人布莱泽便转身过来,准备再对安妮说点什么。
然而……
“!!”
“安、安妮女王?”
“您还在吗?”
此时此刻,等到狼人布莱泽介绍完地底世界的情况并转过头去看时,就哪里还能看到那个糟心的,把他当带路狗的小女孩的踪影?
“!!”
“是直接传送走了?”
接着,抬起头,用自己的狼鼻子使劲地在地下世界的那空气中嗅了嗅,发现对方的味道就只有这个地方和来时他们走过的通道后,布莱泽便知道,那个小女孩,就肯定是不耐烦他的解说,直接传送到这片地下世界的某个地方去了。
“罢了!”
“她走了也好,我也要去执行自己的任务了。”
说着,布莱泽看了看左右,确认安妮已经不在后,他便抓起他的卡利亚王室巨剑,转而朝着幽暗的地下世界东方摸索而去。
————————————
ฅ(̳•㉨ •̳)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