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褚起-六十七章 奪命廝殺(二)讀書

褚起
小說推薦褚起褚起
人,一旦获得了强大的力量,自信心爆棚是难免的事情。就比如现在的谷令君。
敌人很强大,以两人之力,便可牵制数十名精锐军士,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若是换做以前,谷令君绝对不敢以身试险,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但可是,今天,他膨胀了。
无他,昨日的跨境,让他觉得自己有实力,也可以战胜眼前的东夷族强者。
作为一名习惯团队配合作战的指挥官,他谷令君能有这般的想法,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左手圆盾,右手断矛,谷令君深呼一口气,下一刻,整个人直接腾空跃起,目标直指被盾阵围困其中的巴图。
自家的将领要出头,大褚的军卒们倒也配合,重盾略微后撤,有限度的扩大包围圈的同时,其身后的长矛兵也及时的抬起了手中武器。
同为武者,巴图自然早已察觉到了谷令君的存在,面罩之下的那双虎目,精芒闪烁!
巴图虽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却认得谷令君身上的甲胄。
宣威铠,褚人军中,只有都尉与参将才能够配发的制式铠甲,其中都尉级别的将领甲胄为暗金色,参将的则为亮银色以示区分。
褚人军卒讲究军功,东夷蛮子又何尝不是呢?
普通军卒哪里能有一名参将来的值钱?何况对方还是一名武道修者!
在巴图看来,眼前这个褚人参将,相当于数百头牛羊!
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最重要的,兴许还能获得副统领大人的赞赏!
巴图与巴鲁两兄弟虽然是万夫长托雷特木尔的儿子,但两兄弟最佩服之人,却是狼骑的副统领阿尔斯楞。
至于神秘的大统领,以及伟大的天可汗,说实话那些大人物平日里见到一次都很难,就跟别提能够与之相处了。
反而是平易近人,且实力强悍的副统领阿尔斯楞,才是所有狼骑心目中最信服的首领。
战斗,是一项耗费体力与心力的技术活,但对于一些善于战斗的强者,便可以将之上升到艺术的层次。
比如大褚的突袭尖哨以及玄甲重骑,他们的成员几乎全部可以做到这些。
可即便是这些军士的实力如何强悍,也只能说是普通人的巅峰。
与那些可以调动天地元气的修者相比,无论经验多么丰富,战斗力多么强悍的军卒,都与其有着一个致命的差距——天地元气。
天地元气无色无形,却又真实存在,就如同人类赖以生存的氧气一般,你看不到它,但却离不开它。
天地元气对于修行者而言,便同等于氧气对人类的作用。
天地元气既可以增强修行者的肉体,亦可以激发修行者的潜能,说是妙用无穷丝毫不为过。
当然,即便有了天地元气的加持,也并不代表修行者就可以睥睨天下,从此无敌于世间。
想要调动更多的天地元气,不仅需要高深的境界,更重要的是修行者其自身的精力。
一旦精力耗尽,修行者也只能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罢了。
巴图与巴鲁两兄弟看似强悍无比,其实他们的境界也只不过是炼体境。
不过,兄弟二人的身体素质本来就强于常人,又经过天地元气的淬炼,自然是强悍无匹。
尤其是他们的力量与耐力,哪怕是同境界的武道修者,也鲜有能够与之比肩的存在,就更别提谷令君这个刚刚破镜的半吊子了。
再加上两人身上那身防御力强悍的铠甲,不夸张的说,两兄弟完全可以称之为人形铁塔!
但他们也并非没有弱点。
块头大,力量大,这是兄弟二人的优点。可凡事都有两面性,就比如,他们二人的块头和力量都很强,再加上全身覆盖了笨重的甲胄,速度和反应能力自然就成为了短板。
谷令君便是认定了这点,才敢于孤身挑战!
为此,他甚至放弃了腰部、腿部、胸部的甲胄,以便,在最大程度上减轻自身负重!
谷令君高高跃起,脚尖点着组成盾阵军士的肩膀,整个人如同一只腾空而起的猎豹一般,轻盈、迅猛!
阵中的巴图,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脚尖一抖,踢在板斧的长柄上,借助这一脚的力道,巨大的长柄板斧在其手中旋转一周,锋利的斧刃自下而上,直冲谷令君的下身。
这一击角度刁钻、狠辣!并巧妙的抓住了对手身在半空,无法规避的空档。
如果谷令君被这一击撩中,哪怕不被一斧两段,恐怕小兄弟也是在劫难逃!
可如果就是如果,谷令君也并非普通人。
武道修者,修炼传承看似单一,其实并非如此,每一个流派都有着其独特的法门。
比如凤部,凤部本家传承的玄火,便是以自身精力调动天地元气,激发存在于他们血液之中的凤凰之血。
所以,风家的修者所用的招式,几乎全部附带灼烧特性。
再说沈炼,沈炼获取神通之前,战斗特点,便是其虚幻且诡异的身法。
反观谷令君,作为沈炼的学生,他本该继承沈炼的战斗方式。
但不巧的是,沈炼并没有教授谷令君最基本的战斗方式,反而是将他毕生最引以为傲的神通直接传授给了他。
这其实是好事,尤其对谷令君以后的修行之路,有极大的帮助。
但这里面有一个关键词,“以后”!
没错,神通的确是武道修者梦寐以求的境界,可同时也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若谷令君此时已入法像,再不济哪怕是金身巅峰,沈炼传授给他的“无”都能够令谷令君受益匪浅。
但现在的谷令君,只是一个炼体境的武道修者,并且才刚刚进入炼体境不到一天!
就好比给一个婴儿一门150毫米口径的重型火炮!
武器厉害吗?很厉害!
可你考虑过那名婴儿能否使用的问题吗?光是炮弹,都特么装不进去!
换句话说,谷令君这个师父,完全就是不负责任!
但是谷令君有什么办法?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原来是一个这般没有良心之人。
以至于谷令君一直认为,能够将自身毕生最强神通传授给他的沈炼,对他多么多么好,他以后一定要孝敬师父他老人家!
殊不知,人家沈炼压根就不会教徒弟!
好吧,现在哪怕谷令君知道了这些,也已经为时已晚。
今夜,他将面对他人生之中,与修行者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惊艳衣柜
自下而上的板斧,在谷令君的眼中逐渐放大,锋锐的斧刃在漆黑的夜幕中,竟然还在闪烁着幽幽的寒光。
眼看谷令君第一个照面便将要小弟不保之时,只见其双腿在半空中突然并拢,灵活的双脚在如同两条肆意缠绕的毒蛇一般。
直接避过斧刃,点在了板斧的长柄之上。
这还不算完,谷令君的身体迅速蜷缩,整个人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一般,半蹲在了板斧的斧柄之上。
下一刻,谷令君双脚猛然一蹬,借助巴图板斧向上的力道,整个人再次腾空而起!
人在半空的谷令君,身体一个一百八十度旋转,头下脚上,将手中的断矛,再次对准了巴图脖颈之处的铠甲缝隙。
巴图则满脸呆愣的仰头望向半空之中的谷令君。
刚才的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快到让巴鲁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板斧很沉重,属于重型兵器。威力巨大,却并不灵活。
谷令君抓住的便是对方的这个弱点,所以他选择了飞身跳跃攻击巴图,并且,在半空中故意露出破绽,诱骗对方出招。
这其中自然有赌博的成分存在,如果对方不上当,或者攻击方向有所偏差,谷令君也很难完成这次骗招。
但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如果,谷令君骗招成功!
那么接下来,便是,开始吧,猎杀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