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夢喚仙緣 水潭裡的魚-第66章、鬼市(一)相伴

夢喚仙緣
小說推薦夢喚仙緣梦唤仙缘
“别、别!您这是?
哎!做人哪有您这么做的?真是的!把俺俩撂在这,您真能心安嘛?”陆玄被推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待站直身体,抬起头:“咦!人呢?人那去了?
通幽河!这通幽河,怎也不见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全都凭空消失了呢?”陆玄眨巴着大眼睛,对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如坠落到云中雾里,满脑子的问号:“娘的!真是话见鬼了。”话落,自嘲的一笑:“可不是吗!此行本就是被鬼忽悠,去做荒唐的事。”怨气无处发泄,憋屈的走到一株枯树后,去小解:“嘘……,娘的!最近这肝火太盛,有尿却尿不出来?而且这左腋下,也跟着添堵,疼的厉害!甚是不舒服。”陆玄咬着牙,没好气的,重新系好裤子,扭脸望向身后:“咦!乖乖!这小子哪里去了?莫不是,也去方便,拉臭臭了不成?
嘻嘻!俺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那个鬼吃过东西?拉过臭臭呢?”
一阵调侃唏嘘之后,十几息的时间,仍见不到阴魂春芳出现,不由心中起急,忙伸着脖子四下察看。
“咦!这太阳,什么时候升到了头顶?怎脑中没有印象?
怪哉!这浩瀚空间,也灰蒙蒙的,浑浊模糊,死气沉沉,居然没有半点生气。
娘的佬佬!这是什么地方?此处怎如此的奇葩!”陆玄察觉到所站之地的怪异,眉头皱成了疙瘩,疑惑不解。
“爷!您去了哪里?让俺这通好找?还以为您私自离去,抛弃了小的呢!”
“抛弃?亏你想得出来,俺内急,内急懂不?俺只是找地方,方便了一下,撒泡尿而已,瞧你!急的那个德行?”
“嘻嘻!”
“别乐了?你那张脸,己够渗人的了,这一乐,俺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再让你给吓出毛病?”陆玄没好气的冲其数落一通,吓的阴魂春芳,哆啦哆嗦,头几乎垂到胸口。
“嗯!这天空虽说灰蒙蒙的,但好在那高耸入云的白山,依稀的还能够看到,我们有参照物可寻,费一些脚力,日夜兼程,应该在三日前,能够赶到你的家里。”
“嗯!一切听爷的 ,俺以被回家的兴奋冲昏了头脑,脑中一片空白,除了牵挂与担心 ,脑中什么都没有了。”阴魂春芳,满脸欢喜的扬起头。
“那就别愣着了,走呗!”陆玄一挥手,便迈动脚步。
“爷!太阳快要落山了,您是否,先弄一口吃食?”
“不用!边走边说嘛,找到更好,找不到,就只好饿肚子了。”
“爷!您真够意思,那个白爷,实没有说错,您却是位守信用之人。”
“哦!还用它说,俺是什么人性,难道俺自己还不清楚。”心道:“他娘的!不去又有什么办法?都被你挤得到这个份上,那还有回旋的余地。
怕!俺是不怕,反正自己这些年,以看透了生死。只是,这趟差事,若日后让人家挖掘出来,自己做这离奇荒唐的事,还不让人笑掉大牙,称自己白痴。”陆玄牵拉个苦瓜脸,步大腿急。
“爷!您看那小路边三三两两的人群?是否有些奇怪?”
“嗯!看他(她)们,那专注赶路急匆匆的模样,却是有些稀奇?”
“那、那,爷!要不您在路边等等,我前去打探打探?”
“嗯!快些,咱可没有多少剩余的时间?”
“知道!”
时间不长,身边的同伴,便满脸欢喜的跑回来:“爷!我打听好了,原来他们要到集市上去,不如我们也跟去凑个热闹,顺便、顺便,也给俺娘俺妹,捎点东西,您说成不?”
“你、哎!说你什么好?
無上崛起 小說
你忘了!你只有三日时间,时间紧迫,我们哪有时间,去逛集市?”
男生女宿
“爷!就绕个道嘛!又耽搁不了多少时间?直的您,如此的动气反感嘛!”
“可、可!我们当下,几时走到目的地都不清楚?无辜的浪费时间,你是否太幼稚了?”
“您别急眼成不?”阴魂春芳,坠在陆玄身后,哆了哆嗦:“人家,不、不就是说说嘛!您兜里无钱?直说便是。”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真以为爷是为钱纠结,而是怕耽搁时间而已。
好!你既然执意要去,那咱就绕个道,从集市中穿过。若真的碰到你心仪的东西?便买下来,总可以了吧?”陆玄被逼无奈,终于无条件的妥协。
但心中却在骂娘:“狗日的,还将我一军?
哎!实在话,自己实是蠢的要命,怎把那钱都扔到了河里,留几枚也好啊!当下,也只好用其它的东西置换了。”
人、鬼,一前一后,尊卑分的明显,只是高者在后,矮者在前,二者行走在路上,极不协调,让人唏嘘好笑。
集市,处在山坡下的路旁,其路两边摊位,有的,已经开始卖东西。陆玄望了一眼,摊面上的物品,五花八门,东西到挺齐全。可兜里无钱,却无兴趣前去观看。扬着个头,却装做视而不见,只顾默默的,闷着头赶路。
“爷!那人手里的那件凤头钗不错,我也想买一件,送给俺娘?
带着空间闯六零 小说
我、我离家太久,以,以很久没见到过她了?”话恳求说的实是可怜。
“哦!”陆玄无奈的停住脚步,转过头。见其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实是不忍在找托词刺激他。
可兜里实是无货,站定,脸上则是有些尴尬。
“哟呵!小兄弟看上了这只钗嘛?
我刚买下,没什么其它用处,只是觉得好看。
你 是 我 最深 愛 的 女人
若你想要,便送给你,做个顺水人情。”女子装饰用品的摊位前,一个胖墩墩的男人,忽然手举着亮晶晶的凤头钗,望向陆玄身边的春芳。
“爷!您看?”春芳喜滋滋的望向身边的少年。
“嗯!人家既然有此心意,那你就收下它。
但要记住,问一问人家的名讳?以后有机会,好报答人家。”
“哦!这个俺懂。”
“嘻嘻!还好!说起来也不算背到哪去,尴尬的时候,竟然还有人给擦屁股?”陆玄欣慰的长长出了一口气。
春芳接过凤头钗,感激的冲着身前的胖男人,一躬到地:“爷!太谢谢您了,借问一声,您名讳如何称呼?”
“唉!鸡毛点的小钱,打听那么详细做什么?要说名讳,俺只知俺叫旺财,至于姓什么?早就已经忘记了。”
“哦!旺、旺财爷,真、真的感激,谢谢您。”
“没什么!谁没有个马高蹬短的时候,见到人危难之时,帮一把,拉一下,总比袖手旁观要好吧!
最起码,帮助人,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这身皮囊。”
胖男人的话,陆玄觉得说的在理,心道:“乖乖!想不到,这贫瘠之地,竟然也有这种高尚豁达之人,看来居住的区域不分好坏,贫瘠的大山深处,仍不乏心肠好的好心人。”心中赞叹,便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首饰摊前的胖男人。
可谁知道,这一瞥,又觉得这个胖男人有些眼熟,觉得在哪里看到过。可一时又想不起来,无奈之下,只好转过头,又迈动脚步。
“嘻嘻!爷、爷?这里有弯弯的红色小瓜呢!妹妹甚是喜爰这种东西,只是这里的瓜颜色太红,不清楚能吃不能吃?”
“笨蛋,既然摊主把它摆出来,它就能吃,不然卖它做甚?”
“哦!要不?咱弄两根?这瓜肯定不俗,平常我妹妹可喜爱吃这类东西了呢?”手拿着凤头钗的春芳,突然发现摊上的弯瓜,忙赶紧叫住前面的陆玄。
“哦!你既然中意上了,那还等什么?赶紧买下来呗?趁着周济过你的贵人,还没有离开?”话说完,下意识的撇了一眼,还在女子首饰摊位旁,还没离去的胖男人。
哪知那位胖男人,此时也恰巧把眼光转过来,望向自己。
推理要在宠物店
四目相对,陆玄不好意思的冲其尴尬的一笑:“嘻嘻!”便迈腿赶忙朝前走去。”身后的同伴春芳,则脸望着女子化妆品摊铺旁的胖男人,一个劲儿的傻笑:“嘻嘻!爷!还得劳烦您,让您破费。”
“哦!没什么,几个小钱而已!而且这钱,已在兜里揣了好几天?今日,终归派上了用场。”胖男人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渡到弯瓜的摊子前,伸手掏出几枚铜钱,顺手抛到瓜摊的摊面上。
瓜以到手,阴魂春芳,似是心满意足,走路便再也不那么磨磨蹭蹭东张西望。到是陆玄,有一搭无一搭的撇向路边的摊子处,其二位异类,前后对比,甚是让人唏嘘。